芳草·文学杂志网站:http://facw.qikan.com

芳草·文学杂志2008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谁触摸到了时代的铁

字体:


  奥斯维辛之后,再有诗歌就是野蛮的了。在我看来,阿尔多诺这句格言的令人警醒之处,不光是说诗歌再不能作为粉饰生活和轻歌人生的伪抒情的玩意,它的意思中还应该包括另一层,即是说如果诗歌还必将存在的话,那么必须要具有“野蛮”的气质,必须触及到世界的痛处,必须具有陌生的力量,必须写出它自身的硬度和蛮性。

  谁触摸到了世界的铁?谁写出了时代的铁?谁写出了铁的冰冷和坚硬,铁的噬心和锐利,铁的野蛮和无情?郑小琼。很显然,触摸到世界和时代之铁的并非她自己,而她的诗歌也并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之物,但它们是连贯的、切肤和逼近的,富有痛感和腥冷气息的,是从内心涌流而出而不是“造”出来的。
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芳草·文学杂志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