芳草·文学杂志网站:http://facw.qikan.com

芳草·文学杂志2013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读侯马,我手记

字体:


  形容词

  侯马这一组《众鸟喧哗》,第一首调度了不少形容词,着实先令人吃惊了一下。我们都晓得,读抒情诗(其实朦胧诗在质地上也包括在内)读到腻、读到要吐,首先是因为那些肉乎乎还要玄乎乎的形容词的堆砌。从“第三代”的反拨到口语诗的显扬也许最直接的原因中就包含这个。作怪的是,《情史》把一向反对的形容词密集入诗,在这里反而现出了形容词的妙处。情史,初期的奇妙绚烂当然就是“高挑 轻灵 艳丽”,并且在寂静小城的空巷,动作还是“舞”着的,“花蕊探着流星般的腰身”。何以解除肉感和玄虚呢?毫无顿挫准备的一个形容词陡然间从天而降——苍老。苍老的女人。从奇异之花到野芝麻似的黑色花籽,时间史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芳草·文学杂志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