芳草·文学杂志网站:http://facw.qikan.com

芳草·文学杂志2016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后惊

字体:


  我可不敢说是我姑撒谎,打死我都不敢:但我敢说,一定是姑耳性不好,她记错了。

  那年我十五岁,什么事都可长记性了。姑呢,却五十好几了。我跟妈犟过嘴,说,就姑那岁数,天天乱乎事儿拿着,忙三火四不着两头的,耳性能不出岔头吗?妈才懒得听我的,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不说,还陪着姑拿我想当然地说事儿。姑告诉妈,那可真是烧大发劲儿了,那头发吧,我眼瞅着的,说立起来忽地就立起来了,说趴下忽地就趴下了,可把我吓的。妈说,你侄儿可不就那样,打小就是,知道的是感冒发烧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着啥惊了呢!

  ——我没病,我也没着啥惊。大人们可真是的,我的话他们咋就一句也不信呢……可倒好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芳草·文学杂志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